避雷针 > 公司 > ›交易所下达最后通碟 恒康医疗资金危机面临摊牌

交易所下达最后通碟 恒康医疗资金危机面临摊牌

号外财经  来源:号外财经 【原创】 2018-11-08   

关键字:

11月6日,深交所再次向恒康医疗发出关注函,要求恒康医疗披露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过程和进展缓慢原因,解释为何延期回复问询函,并且

        11月6日,深交所再次向恒康医疗发出关注函,要求恒康医疗披露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过程和进展缓慢原因,解释为何延期回复问询函,并且限定恒康医疗在11月10日前回复。
 
  在医药领域,靠着一款产品就能撑起一家上市公司并不少见,云南白药、片仔癀,无不是其中翘楚,曾几何时,恒康医疗凭借草药“独一味”,最终顺利登陆A股市场。然而大股东阙文彬推动公司外延式扩张后,恒康医疗虽然成为了囊括多家医院的医疗集团,阙文彬却因为不断质押融资遇到了债务危机,面对股权质押冻结的死局,不得不在今年10月将股权出售,公司易主张玉富。
 
  恒康医疗的并购后遗症依然未能解除,公司去年便披露的《重大资产购买预案》显示,公司拟以9亿元现金购买马鞍山市中心医院93.52%的股权,收购资产所需资金将通过自有和自筹方式解决。但今年三季报显示,恒康医疗货币资金为3.5亿元,而长短期借款则有近30亿,资金缺口巨大。
 
  为此深交所在今年5月发出问询函,问题涉及公司并购资金来源、估值、商誉减值等诸多问题,对于这一系列的尖锐问题,恒康医疗竟然采用了拖字诀。
 
  欠人钱的上市公司日子不好过,但欠交易所解释的上市公司更难过,就在几天前,恒康医疗还发布公告,表示重组事项尚未筹足交易所需资金、对交易标的确权、营利性改制工作以及中介机构核查工作推进缓慢,既不表示重组工作有具体进展又不愿意就此放弃重组,一直吊着投资者的耐性。
 
  当下资本领域,前期利用杠杆高速扩张的企业或多或少都遇到了流动性和债务问题,恒康医疗也是遇到了此类问题。值得庆幸的是,虽然公司债务不断增加,但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今年三季度同比提升293.06%,公司依然有持续造血的能力。只不过前期良莠不齐的并购资产拖累了恒康医疗,恒康医疗今年三季度的净利润为亏损3.86亿元,子公司计提的资金占亏损额比重近9成,并且预计2018年度净利润亏损超过10亿元。
 
  自2007年上市,恒康医疗不断开启资本运作,广泛涉足医药、矿业、房地产等产业,先后完成了10余家公立医院的收购,并在2017年5月首次发起了对国内公立三级甲等医院的并购,成为民企并购医院的典型,而并购造成的资金链问题迫使控股股东阙文彬不断质押股权,直到资金链几近断裂,不断扩张的恒康医疗在营收和净利润实现十年上升之后,终于在2017年吃了苦果。
 
  从恒康医疗主营业务构成中可以看到,医疗服务已经成为恒康医疗的绝对主业,公开资料显示,恒康医疗直接控股8家二级以上综合医院或专科医院、1家拥有收益权的肿瘤诊疗中心、1家体检医院、1家专业影像诊断机构以及5家在建医院;同时参与投资京福华采、京福华越两只产业并购基金,并购基金旗下控股4家综合医院。已经形成医疗版图的恒康医疗,对于并购的医院重数量轻质量,像此前收购的德阳医院、邛崃福利医院,在收购两年后因为业绩实现数与承诺数相距甚远,最终公司获得原价返售7500万元,只是一定程度减少了损失。
 
  虽然阙文彬甩下了“烂摊子”,但恒康医疗仍在孜孜不倦的推进并购,此次持续了一年多,让恒康医疗陷入“问询函危机”的仍是并购医院资产,而且收购交易价格又存在超4倍的溢价。
 
  不能说我们会看到下一个德阳医院、邛崃福利医院给恒康医疗造成的伤害,但一边做着商誉减值一边买买买,恒康医疗可谓是不撞南墙不回头。如今医疗产业的故事已经戳破,并且收购资产还有不断爆雷的可能,恒康医疗表示,公司近年先后并购了泗阳医院、兰考医院、澳大利亚PRP公司,受国内资金市场供求状况和公司控股股东股份冻结的影响,公司融资成本较高,大幅冲减以上收购项目整体业绩。
 
  目前恒康医疗的股价经历了此前惨痛的八个跌停,看似跌到底位了,但在公司经营业绩无法好转,依然是各种负面不断的情况下,结局实在难料。唯一的希望因素就是,新任大股东到底能否让恒康医疗,改变现状。
财经大数据
  • 热点文章
  • 本周
  • 本月